第20章 傅先生,你讓我太失望了

聞言,傅紹廷眉頓時一皺,卻沒有開口。

見他沒說話,陸景瓷想了想又道:“你要是讓律師改好了,就把協議給我吧。爺爺最近的身體有所好轉,沒辦法像之前說好的那樣。喬小姐應該也挺著急了吧,這樣拖著也……”

“你也很著急?”他突然開口道。

“呃……”他突然的一問弄得陸景瓷一愣,沉默了片刻,才道,“也不是這樣說,就只是覺得有些事情,還是早點解決了比較好。”

“是么?”他突然輕笑一聲。

陸景瓷被他突如其來的一笑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在他的笑里感受到了……譏誚?

她擰了擰眉:“你這是……什么意思?”

傅紹廷將報紙放在桌子上,站起身,勾唇道:“抱歉,白天剛剛出和醫生的緋聞,晚上你就想要早點離婚,這讓我很難不想歪。”

聞言,陸景瓷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傅先生,你不要太過分了。”

“到底是誰過分,阿瓷?你告訴我,上午你和何醫生的緋聞剛出來,現在你就著急著要離婚,一般人會怎么想?”傅紹廷此時感覺心中十分的不痛快,即使知道她不是這樣的人,但是一想到她這么著急可能和那個醫生有關,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嘴,這種感覺泰國復雜,復雜到他沒有心思去探究。

陸景瓷完全沒有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一時間對他失望至極,她深吸了一口氣:“我說了,我和何醫生之間沒有那種齷齪的關系!倒是你,傅先生,當初提出離婚的人是你,如果我早點把協議簽了,不是正好如了你的愿么?”

她這話說得他一時間有些語塞,他沉默片刻,又道:“可是現在我們還沒有離婚,你還是我的太太,你現在這種著急的態度,實在是讓我覺得你著急擺脫這場婚姻,然后投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原來你還知道我是你的太太!”陸景瓷情緒有些激動,但是說完她又及時克制住了后面的話,她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沉默了片刻,她抬眸看著他,緩緩道:“傅先生,雖然你當初在新婚夜對我做了那樣的事,但我覺得你也是被爺爺所迫,你也是受害者之一,所以沒怪你,也敬佩你對喬小姐的愛。我以為你至少還是個明事理的人。但是通過剛才的對話,我覺得我錯了,你讓我太失望了,傅先生。”

這一番話,讓傅紹廷頓時一怔,說不出來,她眼里的濃濃失望,就像是一盆水,瞬間澆滅了他在心中沸騰的火。

“阿瓷,我……”他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么。

陸景瓷擰眉別過頭不愿意再看他,淡淡道:“我要睡了,傅先生,請你出去,離婚協議,什么時候弄好了,你讓陳秘書給我送過來就行了。”

傅紹廷低頭看著她,她渾身散發著的疏離,讓他心中像是被什么東西堵住了一樣,比剛才那種感覺還要令人難受。

見他沒懂,陸景瓷也不打算管他了,轉身離開,連護膚都沒做就直接上了床,背對著他躺下。

陸景瓷閉著眼睛,須臾,終于聽見朝著門而去腳步聲,直到聽見門關上的聲音,她才緩緩睜開眼睛。

想起剛才的爭執,她輕嘆了一口氣,然后才掀開被子下了床。

第二天,傅廣淵終于在電視機前將這些天鬧得沸沸揚揚的事情做了解釋和辟謠,強調傅紹廷當年出國只是為了工作,對陸景瓷和何初澤的事情進行了解釋,也表示會對詆毀他們傅家的報社媒體提起告訴,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自從那一晚之后,兩人就沒再說過話了,傅紹廷心里也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有些煩悶,有時候就算是自己有意想打破沉寂,她卻總是像知道他的意圖似的,回避著他。

這天,陸景瓷按照何初澤給的地址到了一個研究中心,一下車就看見何初澤已經在門口來接他們進去。

小陽一下車就朝著他小跑過去,被何初澤一把抱起:“何叔叔,媽媽說何叔叔要帶小陽去見何叔叔的老師嗎?”

“是的,叔叔的老師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小陽的病給他看看,說不定小陽就能更快的好起來了!”何初澤笑道。

“何醫生。”陸景瓷這才走到兩人這邊。

何初澤對著她勾唇一笑,道:“走吧。”然后抱著小家伙就往里走。

這邊,傅紹廷坐在車后座上,閉目養神,陳宇坐在副駕駛上,轉身提醒道:“總裁,醫學研究中心到了,兒童心內專家萊恩·柯林斯今天會在這里。”

“嗯。”傅紹廷應了一聲,緩緩睜開眼,透過前擋風玻璃看著前面的情況。

下一秒,他眉心一擰,臉色變得陰沉,陳宇見他突然變化的臉色,也往前一看,頓時驚得瞪大了眼睛。

要命了!少夫人居然和之前的緋聞男醫生在一塊兒,還帶著小少爺!

點擊獲取下一章

辽宁11选5走势图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