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醫院里的感動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這一覺睡得很舒服,我頓時感覺整個人全身都是力氣。

護士小姐推門進來給我們發早飯前后要吃的藥。

她走了過來,摸了下我的額頭,開心的對我微笑:“你退燒了呢,這幾天多虧你男朋友在這邊忙里忙外照顧。”

我驚奇的重復:“男朋友?”

護士小姐像是看出我的疑惑,說:“就是昨天下午跟你說話的那位先生。”

“你誤會了,那只是我師兄。這次真的是要感謝他的照顧了。他人呢?”我跟護士小姐解釋道。

“應該是去給你買早餐了。”護士小姐看著我,甜甜的笑著,“你師兄是喜歡你吧。”

我臉紅了,不好意思的在心里嘀咕:“護士小姐也這么八卦么?”

這時歐陽嚴出現在病房里。見我醒了,他走了過來,摸了摸我的額頭:“退燒了。我給你買了青菜瘦肉粥,想喝嗎?”

“咸粥?”我望了望他手上的袋子。

歐陽嚴說:“對啊,你昨天不是嫌白粥沒味道?我就讓早餐店給你煮了咸粥。”

莫斯科竟然還有這種粥賣?我一臉的問號。

歐陽嚴解釋:“醫院附近有家中餐廳。”

“謝謝師兄。”我恍然大悟,感激的對他說。

歐陽嚴關心的問:“你現在感覺怎么樣?”

“已經好了。”我伸出手,比了個健美動作,然后滿懷歉意地說,“這幾天麻煩你在醫院照顧我。現在我好多了,想出院回宿舍。”

這時醫生正好來查房,我便提出院的要求。

醫生看了下我掛病床尾的病歷和檢查單,說:“后天就可以出院了,不過以后一定要注意保暖。”

我猛的點頭。

醫生走后,歐陽嚴不贊同地問我:“你這么急著出院做什么?多休息幾天再走啊。”

回想他這幾天不眠不休的照顧,我心疼又內疚地說:“你都在這照顧我好多天了,都沒好好休息。我回宿舍后,同事會照顧我,你也可以放心的辦你的事情。”

歐陽嚴嘆了一口氣說:“那好吧。過幾天等你完全好了我帶你去看看莫斯科的風景,吃你要吃的小吃。”

“哇,這真太好了,謝謝師兄。”我吃貨的本質在這種時候都會暴露無余。

歐陽嚴被我逗笑了,捏了捏我的鼻子:“你啊,真是一枚貨真價實的小吃貨。”

我抓抓頭發,不好意思的抬頭看著他。在他眼中,我竟然看到了寵溺。我老臉的不由自主的紅了。這時的氣氛有點尷尬,這樣的場景怎么看怎么像熱戀情侶間的互動。

歐陽嚴舉手順了順我的頭發:“怎么了?”

“沒事。我累了,先睡了。”我背對著他躺下身。

身后傳來歐陽嚴溫柔的輕笑。

兩天后,歐陽嚴幫我辦了出院手續后把我送回宿舍,就離開了。

看著漸漸走遠的歐陽嚴,吳語欣用身體頂了我下,曖昧的說:“歐陽嚴喜歡你?”

“不能吧。我跟他才認識幾天而己好嗎?”我被她的話說得嚇了一跳。

“說不定人家對你一見鐘情呢。”吳語欣對我眨了眨她那雙漂亮的大電眼,語重心長的說,“不然你這次生病為啥他搶著照顧你,親力親為哦!林夢寧,歐陽嚴可是業界單身優質男哦,姐勸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住了。別放跑了這么好的一個男人。”

聽到她的話,我臉徹燒了起來:“說什么呢,我跟他是校友,人家只是看到這層關系上多關照我點。”

“裝,你繼續裝!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吳語欣倪了我一眼。

“我說我的親姐啊。你看我這才剛失婚的女人,人家那種優質男怎么可能看的上我喲。怎么著也要找那種單純的小妹妹嘛。”我有點自卑地說。

“失婚怎么了,你才23歲,正值年華。”吳語欣非常不贊同我的看法,她說:“你們一個是‘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一個‘最富有才華,英俊又瀟灑’,我看挺合適。”

她的話,怎么聽怎么怪異,突然我恍然大悟,用異常驚訝的眼神看著她,搖搖頭,發出一陣的:“嘖嘖嘖。”

吳語欣被我看的心里很發怵,問:“怎么了?”

我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抓住她的手。

“姐,你竟然會用古詩詞了?臥槽,我記得大學時,你只要一看到古詩詞就會三分鐘就睡著了。你現在竟然張口就來一句。你,你,你這也太讓人驚悚了吧。”我奸笑的看著她,“姐,你思春了?嘿嘿。”

吳語欣像是被說中事一樣摸了下臉,不好意思的說:“有表現的這么明顯?”

“有,快說,姐夫是哪個?”我立刻得瑟的上綱上線了,“長得怎么樣?其他方面怎么樣?家里幾口人幾間房幾輛車?”

吳語欣拍了下我的頭:“你調查戶口啊?我們這才開始啦!我警告你哦,哪天見到了別亂問,到時嚇跑我家哈尼,我跟你沒完。”

“哦,那好吧,什么時候帶我認識認識。”我一臉的惋惜,猛的覺得少了個調戲的對象,心里那個百爪撓心啊。

“會有機會的。”吳語欣趕緊轉移話題,“這幾天你手機電話不斷,你去瞧瞧有沒什么要緊事。過幾天就要開學了,趁身體好了,這幾天好好逛逛。”

我聽了她的話,決定暫時放過她,說:“行,你帶我去?”

吳語欣識相地說:“我才不帶你呢,機會留給歐陽嚴。”

我瞬間又臉紅了。

點擊獲取下一章

辽宁11选5走势图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