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白三娘出手

郁小滿沒有說謊,原主確實一竅不通,唯一拿得出手的恐怕也就是女紅了,剩下的一概不知道。

郁中天自然知道這件事情,剛才只顧著生氣,居然都忘了這件事情。

靜音也是不慌不忙的開口:“郁姑娘聰慧,也許偷摸的學習了也不一定,這件事情恐怕還另有蹊蹺吧。”

郁小滿第一回充滿敵意的看著靜音,“既然靜音姑娘說我是東樓的滿小娘,那我想問一句,這滿小娘昨晚可有演出。”

郁小滿昨天出現那樣的事情之后,讓喜翠簡單的跟三年簡單說明情況之后就離開東樓了。

靜音一時口快說出來:“昨天滿小娘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沒有演出。”

郁小滿看著郁中天:“父親,之前我一直都待在府中,滿小娘卻是按時演出,怎么我才離開自己房間一天,姐姐就拿一個無緣無故的青樓女子來冤枉我。”

靜音看郁小滿想推卸責任之后,情急說道:“我知道你就是滿小娘,身為大家閨秀居然留戀青樓,還不敢承認,真是有失大家風范。”

“靜音姑娘,本官敬你是客人,禮讓三分,但是這是本官的家務事,還請姑娘回避。”

郁小滿微微送氣,但是靜音卻仍舊不死心:“我知道滿小娘的右手小臂處有三顆連成一線的痣,大人可以查看,查看之后就知道小女子說的是不是實話了。”

郁中天想著準備讓人去檢查郁小滿的袖子的時候門外小廝來傳話,說是東樓的白三年來了。

三娘進來之后一副不卑不亢的樣子,“我是東樓的媽媽,聽聞貴府的大小姐找靜音來問話,害怕靜音有什么不敬的地方所以特地來一趟。”

郁梅兒更是開心了,“既然是東樓的媽媽來了,那就看看這位姑娘是不是東樓如今名聲大噪的滿小娘。”

“不是。”白三娘打量兩眼之后說道。

郁梅兒滿眼不敢相信:“怎么可能,滿小娘明明就是郁滿兒。”

靜音也不能相信,雖然沒有見過穿女裝的郁小滿,但是第一天穿男裝來的時候靜音確實是見過的。

靜音想要開口問:“三娘,她明明……”

白三娘警告似的看了一眼靜音:“東樓的滿小娘,臉上有一塊胎記,她日日蒙著輕紗出現,這是人盡皆知的事情,所以這位小姐絕對不是東樓的滿小娘。”

雖然不知道白三娘為什么會幫助自己,郁小滿還是對她投以感激的眼神。

而后眼神一轉,變得尤為冷冽:“父親,這東樓的媽媽都來了,不知道能不能證明女兒的清白?”

見郁梅兒和靜音一臉吃癟的樣子,郁小滿的心情格外的好。

“說起來女兒都不認識這位靜音姑娘,姐姐還能請來靜音姑娘,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兩位私底下的關系不一般呢!”

話音剛落,在場的幾個人臉色都黑了下來。

她明擺著就是告訴眾人,她郁家大小姐和青樓女子往來,丟了他們郁家的臉。

蔣氏聽氣得臉色發白,卻只能帶上嫡母該有的笑容:“滿兒,這句話可是不能亂說,你姐姐只是害怕有人誣陷了你的清白。”

點擊獲取下一章

辽宁11选5走势图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