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半夜鬼敲門

半夜十一點多,屋內亮著燈,整個村子都靜了下來,沒有一丁點聲響。

我跟爺爺還沒睡,有些緊張地盯著門口。

十二點到了,我家院子里的黑狗忽然就狂叫了起來。在這安靜的夜里猝不及防的響起,著實有些嚇人。

“咚咚咚——”

狗叫聲中,我聽到大門外忽然響起了一道敲門聲,一道嘶啞難聽的聲音在大門外響起,聽起來十分陰冷詭異,令人毛骨悚然。

“綿綿……”

“江綿綿……媳婦兒……”

來了,又來了!

我嚇得直接鉆到了了爺爺的懷里,小小的身子不斷的顫抖著。

如果放在平時,我肯定不會害怕,可是現在,我卻怕到了極點,因為我知道,這敲門聲不是人,而是……那個東西。

聽到這聲音,爺爺頓時就怒吼了一聲:“滾,這里沒你媳婦兒,再叫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門外的敲門聲靜止了幾秒鐘,我聽到了一陣古怪的笑聲,隨后便趨于平靜。

直到黑狗不叫了之后,爺爺才拍了拍我的背:“好了,綿綿,去睡吧,它已經走了。”

“爺爺,我怕……”

我不敢離開爺爺的懷里,死死抓著爺爺的衣角,生怕那東西會再來。

“別怕啊,爺爺就在這里守著,快去睡吧。”爺爺安慰了我好長時間,我才爬上了床。

我在床上躺著,爺爺在屋子里坐著,從兜里摸出一盒紅塔山,一根接一根的抽著,眉頭緊皺,臉上的皺紋更深了一層。

我不由得想到了幾天前,幾天前還什么事兒都沒有,可是自從發生了那件事兒,一切都變了……

我是爺爺從墳地里撿回來的。

聽我爺爺說,見到我的時候,我就躺在一個孤墳邊兒上,身上裹著一塊兒破布,已經餓的奄奄一息,都哭不出聲兒了。

爺爺把我抱了回去,給我喂了熱牛奶,我才活了下來,爺爺無兒無女,見我長得討喜,就把我當成了親孫女兒來照顧。

由于不知道我父母是誰,爺爺姓江,就讓我隨了他的姓,給我起了個名字,叫江綿綿。

長大了一點之后,我知道了爺爺是個守墳人,看守著一座很大的陵園,里面葬的都是一些很神秘的人,每個月那些墳墓的家屬都會給爺爺一筆不菲的錢財,爺爺每天都會去陵園掃墓,偶爾還會燒給他們一些家屬寄托過來的東西,一直堅持了幾十年之久。

因為這行業在別人看來很晦氣,所以爺爺一輩子都沒討到媳婦兒,跟我相依為命。

爺爺對我很好,在我們村兒,村里人聽說我是從墳地里撿來的,都說我晦氣,是掃把星,可是爺爺毫不在意。別的小伙伴舍不得吃糖的時候,我卻已經吃過很多口味的糖果了,我幾乎是被爺爺捧在手心兒里長到了五歲。

這天,一向健康的爺爺忽然病倒了,躺在床上掙扎了好久都沒爬起來,眼看著快要到掃墓的時間了,爺爺滿臉愁容的看著外面的天,等到下午四點的時候,爺爺終于忍不住把我叫到了床邊。

點擊獲取下一章

辽宁11选5走势图查询